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游乐新闻
那年的游乐场
作者: 阅读次数: 发表于:2017/3/21 8:57:30

昨天和朱启丹去共青森林公园,我暗地里是冲着激流勇进去的。20块一次,很矮,水特脏,毫不刺激。转了一圈之后,我更加(极度)渴望去苏州乐园了。

      我喜欢激流勇进这样的项目,不像勇敢者转盘那样的干转,转到头晕目眩吐也吐不出来,一点都不爽。我更喜欢慢慢积累之后的惊心动魄。过山车也好玩儿,但速度太快,还没来得及反应与回味,游戏就结束了。激流勇进不一样,慢慢爬上去,再冲下来,势能释放的那一瞬间,战栗与快感一齐爆发,那感觉棒呆了。
      初中里常去游乐场。天津乐园就在姥姥家门口,从她家窗户就能看到海盗船在荡来荡去。忘记当时通票是多少钱了,只记得过山车和峡谷漂流最贵,每人每票只能坐一次。初中的游乐场伴随着的是朦胧的初恋:暧昧的少男少女一起冲上云霄,尖叫声中眯起的眼睛里都是对方的倒影。那时我有个女同学徐某,一度和我很要好,我们一起去乐园的时候最要好,大概是初二的时候吧,当时她暗恋隔壁英语强化班的一个男生,但不确定对方的心意,要我发短信过去试探,最后得到肯定的答复,她高兴坏了。那时乐园的食品店里有种炸鲜奶,我一直很馋,她请我吃了一大盘,算是贿赂。 后来也是因为这个男生的纠葛,搞出许多事端,但都是少年时的事了。
      再往前,小学里也组织过去乐园,坐咖啡杯、摩天轮、旋转木马,因为个头儿不够,高大上的项目都被拒之门外。还记得有一次是和二舅一起坐阿拉丁神毯,四十多岁的人叫得比我还欢。我想我那时算是个胆子大的,不,我就是个胆大的,各种高难度都不在话下。乐园里我最喜欢玩儿的,除了激流勇进,还有丛林鼠。
      上高中后,我再没去过乐园。因为近视度数越来越高,妈妈恐吓我说会视网膜脱落,我有点怕。也许是从那时开始,我的胆子变小了,不似小时候那般天不怕地不怕,一味地横冲直撞。倒是视网膜脱落的说法我一直没核实是真是假。
      前两年因为要建文化中心,乐园被拆掉了,一度引发了一股怀旧潮流。市郊兴建了更大更全的游乐场,但我没去过。
      上一次去坐器械(我喜欢说这个词儿),是2011年和张琦在九族文化村。我俩躲在一堆台湾中小学生里鬼哭狼嚎,毫无羞怯之心呀,真是的。记得有一个项目是太空船,灯光布景亦真亦幻,好像我们瞬间化身银河斗士。还想坐多些器械,但被同行的男同学严辞拒绝了,真遗憾。
      说回激流勇进。乐园的激流勇进,开始时先要穿过一个山洞,洞里有声控的大猩猩。最后冲刺的坡很高,水也超大(起码初中时的我这么觉得),需要穿一次性雨衣(但我没穿过,那时也不怕脏哈哈哈哈)。北宁公园的激流勇进我也玩儿过,和爸爸一起坐的,他也特能叫唤。
      昨天和朱启丹坐,冲下来时他一点都不叫。可能是坡太小吧。

      朱启丹说他小时候去苏州乐园不敢玩儿项目,被他爸狂K到哭。今年暑假我们打算去一趟。不知过了这么些年,他有没有长进呢?


唐宋ed微夏————豆瓣日记

相关产品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